logo 婦聯聲音 來自工會

首頁 > 人物 > 職場榜樣 > 正文

田靜:解開秦俑的文化密碼

研究秦陵兵馬俑,破解文物密碼,傳承和傳播中國古代文化的精粹,向世界展示中華文明史的魅力,推動新時代中華文化的繁榮——重任在肩,田靜從未松懈。

研究秦陵兵馬俑,破解文物密碼,傳承和傳播中國古代文化的精粹,向世界展示中華文明史的魅力,推動新時代中華文化的繁榮——重任在肩,田靜從未松懈。

微信圖片_20180906174131

田靜   秦始皇帝陵博物院副院長、秦始皇兵馬俑博物館副館長。中國秦漢史研究會常務理事、秦俑學研究會會長。全國三八紅旗手。著有《秦軍出巡——兵馬俑外展紀實》、《秦始皇陵及兵馬俑》、《遺產地講解培訓研究》等著作16部。

兩千年陶俑,在講解中醒來

“草茫茫,土蒼蒼,蒼蒼茫茫在何處,驪山腳下秦皇墓。”秦始皇帝陵博物院位于陜西省西安市臨潼區,距離古城西安37公里。秦陵兵馬俑是20世紀最偉大的考古發現,有“世界第八大奇跡”的美譽。秦陵博物院每年接待700萬觀眾,其中有一百二十多批高等級的接待任務。

田靜是秦陵博物院的掌門人,也是這里唯一的女性管理者。結合自己30年來對歷史、文物的理解以及博物館經驗,她培養了一支與“世界第八奇跡”相匹配的宣教服務團隊。“我們的講解員必須熟知歷史、考古、雕塑藝術、文物保護修復等知識,還要了解相關風俗民情、傳說典故等,把觀眾當朋友,把秦兵馬俑當朋友,才能在講解中做到因人施講,讓沉睡的兵馬俑醒過來,讓文物活過來。”除了練習語音、形體,學習專業知識,她還要求宣教服務團隊精通外語、熟悉手語,并且一定要在講解中融入自己的理解。

有一次,田靜現場考核講解員,當點評到一位90后講解員小袁的時候,田靜指出他不用心,沒有自己的理解,沒有對兵馬俑的感情,只是機械地背誦講詞“秦兵馬俑千軍萬馬,千人千面……”小伙子不服氣,當場“將軍”:那么請田院長您給我示范一下!在各種場合講解過上百場的田靜聽了這話,從容示范:“站在俑坑內的數千名陶俑,都是跟隨秦始皇征戰的勇士,他們手持實戰武器,身著戰袍鎧甲,忠實地守衛著始皇陵墓,這一站就是兩千年。他們來自不同的地方,有不同的性格,更重要的是他們每個人都有屬于自己的表情……”小袁自己都聽入迷了,連連表示佩服。

一次精彩的講解,會令觀眾終身難忘。田靜要求團隊必須提前準備,認真分析每一批觀眾的特點,然后根據參觀時間和貴賓喜好等情況加入不同側重點。“90分鐘的講解,涉及軍事、科技、文化、藝術等內容,無論是哪一方面,必須讓觀眾記住哪怕一點,否則,就是失敗。”

宣教服務團隊接待過俄羅斯總統普京、德國總理默克爾、印度總理莫迪、法國前總統薩科齊等外國首腦和前聯合國秘書長潘基文等重要賓客兩百余批,從未出過任何差錯。2013年,美國前國務卿基辛格第五次參觀兵馬俑。田靜安排講解員提前了解基辛格的生平,還把他前幾次來參觀的照片全部打印出來,和講解員一起分析基辛格的喜好和每一次的參觀路線等情況,專門做了講解預案。90歲的基辛格來了,他仿佛是第一次來到這里,一路認真聽著講解,不時提出問題,講解員對答如流。參觀結束,基辛格將輪椅轉向俑坑,凝視著成排成行的兵馬俑說:我可能是最后一次來看老朋友們了。然后,他轉向講解員金凱,由衷贊嘆:“你是導游中的NO.1。”

參觀者的反饋是田靜成就感的來源。“講解員就是文物的代言人,每一次講解,不論面對的是國家元首還是普通群眾,承擔的都是國家責任,展示的都是中國形象。”

耳濡目染,文化專家熏陶而成

微信圖片_20180906174136

田靜出生在陜西省博物館(現今西安碑林博物館)的家屬院里,從小在文物堆里長大:石臺孝經、碑廊、欞星門、戟門、泮池……都是不能割舍的記憶。父親35年的工作生涯,都是在博物館中度過的。在田靜童年的印象中,父親總是忙碌而專注,更換文物、修復藏品、繪制線路圖……一次,田靜見父親打開展柜,清理展品上的浮塵,便踮著腳上前幫忙。這個舉動可把父親嚇壞了,他急忙攔住女兒,認真地說:千萬別亂動,這可都是寶貝啊,不能弄壞了!

父親溫文爾雅、神閑氣定地為觀眾講解文物的樣子,很讓田靜崇拜。她永遠忘不了1973年6月30日。那天,周恩來總理陪同越南總理范文同到碑林參觀,父親參與講解。事后,田靜羨慕地追著父親問這問那。當時博物館的講解員多是普通話標準、穿著時尚的北京知青。8歲的田靜和小朋友常常模仿他們的神態、語氣學講解,互相比賽,看誰記得準、背得快、講得好。學會了大夏石馬、昭陵六駿等文物的解說后,田靜總想找機會炫耀一番。可每當她想在弟弟妹妹面前賣弄時,他們總是毫不客氣地跑開:已經聽過一百遍了……于是,田靜就在給同學講故事中施展她的講解才能。同學們經常要求她講“新故事”,田靜更加刻苦地演練,不斷學習新講詞。

上初中的時候,田靜最愛聽博物館前輩何正璜解說文物。一個夏季午后,田靜照例去碑林看書乘涼,正遇見何正璜先生一邊用手絹擦著滿頭的汗,一邊在第二展室的碑石前講解。觀眾走后,田靜問:“現在是午休時間,您為什么還講得這么仔細?”何正璜先生鄭重地告訴她:“把每一批觀眾都當做是第一次來參觀碑林,我們有責任讓他們聽到最好的講解。” 

父輩的敬業精神以及對文物的熱愛,影響著田靜和她的伙伴們。2017年10月,西安碑林建成930周年,田靜和三十多位發小在碑林廣場聚會。當年奔跑在碑林中的頑童,如今都成為各行各業的專家:曾經愛臨摹碑刻的,是書法家;常騎石龜的,成了雕塑家;喜歡翻墻上房的,現在是古建筑維修大師;酷愛鉆進佛像里嚇唬觀眾的,竟成為文物保護專家。還有畫家、攝影師、翻譯家、文物鑒定家、壁畫臨摹師、微雕藝術家……兒時的文化熏陶耳濡目染,讓小伙伴們不約而同地成長為中國文化遺產最堅定的宣傳者和保護者。

03

慢工細活,寂寞中發現樂趣

1988年,田靜從西北大學歷史系畢業來到秦始皇兵馬俑博物館工作。當時的博物館條件很艱苦,田靜租住在附近的農民家中。夏季悶熱,蚊蟲肆虐;秋冬季節,朝北的房間見不著陽光,發霉陰冷的被褥讓人徹夜難眠。田靜每天穿越田野、樹林步行上班,晚上下班晚了,就得摸黑行進在秦陵深處,偶爾幾聲狗吠在寂靜漆黑的村落間回蕩……這份工作并不像想象的那么美好,田靜有點后悔。父親說:你既然選擇了,就要耐得住寂寞,甘于吃苦,長期重復一件簡單的工作,堅持下去,就能找到竅門,發現樂趣。

這一堅持,就是三十年。

秦兵馬俑是以真人為模特制作的,他們的原型很可能就是屯駐在秦始皇陵附近、拱衛京師咸陽的中尉軍將士,每一個都有著獨一無二的性格、表情,流露著他們的思想情感和特殊經歷。田靜熟知一千三百多個將軍俑、武士俑、鎧甲俑、戰袍俑……就像熟知朋友的手機號碼,每天與他們聊天、交流,甚至,隨便拿起一張陶俑照片,就能知道他在幾號坑的哪個位置。

秦兵馬俑不是整體燒制,而是由一塊塊陶片拼接而成。當年初出茅廬的田靜很想知道秦時工匠是如何制作陶俑的,當她走入俑坑,撿起一塊陶片仔細觀看,陶片上的指紋赫然在目。“瞬間,我仿佛穿越到秦代,看見工匠將手伸進陶俑體內,一絲不差地用陶泥將兩塊陶片從內部粘連在一起。這是兩千多年前的工匠精神!”最初接觸陶俑時內心受到的震撼,田靜仍記憶猶新。固然有封建皇權對于工匠生命的威脅,每個兵馬俑底部都鐫刻有工匠名字,可不是為了讓他們流芳百世,而是為了有效追責。但從這些富有生命力的兵馬俑身上,我們仍能看到兩千多年前的工匠們,有著怎樣豐富卓絕的想象力與創造力,那是現代機器與科技難以企及的藝術高度。

用秦俑傳播中國文化,講好中國故事——所有的文化傳承工作都是慢功夫。從上世紀90年代起,田靜走訪了國內外五十多家博物館,搜集相關資料,為文物的學術研究、文化傳承做準備。在她的《秦軍出巡——兵馬俑外展紀實》中,記錄了兵馬俑作為文化使者,出訪四大洲六十多個國家和地區的經歷,被專家譽為“書寫秦俑外展史的力作”。在《秦始皇陵及兵馬俑》一書中,田靜用通俗的語言講述文物背后的故事,引起眾多讀者共鳴,再版五次……

近三年來,秦始皇帝陵博物院開展了近六百場次公眾教育活動,受眾十七萬余人次。活動分為“走出去”和“請進來”兩大類,其中“優秀歷史文化進校園”“秦陵移動課堂”“歡樂博物館——樂在秦俑”以及“秦陵文化系列行”已經成為了秦陵博物院的品牌活動,大大發揮了博物館的社會教育功能。

今年7月13日,中國國家博物館舉行紀錄片《如果國寶會說話》第二季發布會,片中有秦始皇帝陵博物院文物彩繪跪射俑和秦陵銅車馬兩件文物。田靜在發布會上接受采訪時說,既專業又通俗接地氣的講解,就是要讓國寶活起來,讓國寶開口說話……

  • 微笑
  • 流汗
  • 難過
  • 羨慕
  • 憤怒
  • 流淚
相關閱讀
0
北京幸运飞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