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婦聯聲音 來自工會

首頁 > 法律幫助 > 以案說法 > 正文

一張借條,保住購房款

父母出錢給孩子買婚房,又礙于情面不好意思說錢是借給孩子的。原本期盼著小夫妻婚姻幸福,可誰知孩子們最終離了婚。父母還能要回給出去的買房錢嗎?

關鍵詞: 借條 購房款

父母出錢給孩子買婚房,又礙于情面不好意思說錢是借給孩子的。原本期盼著小夫妻婚姻幸福,可誰知孩子們最終離了婚。父母還能要回給出去的買房錢嗎?

QJ6699131898_副本

案例:

余莎和黃山結婚后,準備在成都高新區買房。兩人都剛工作不久,沒有什么積蓄,只能寄希望于父母。黃山雖然是本地人,但是父母下崗多年,身體又不好,拿不出錢。余莎的母親毛杰通情達理,看到親家確實有困難,主動提出可以拿出70萬元,幫女兒女婿買房。

看房一個月,小兩口終于定下了樓盤。毛杰在售樓處刷卡支付了8萬元定金,又轉給女婿62萬元。黃山辦貸款比較方便,購房合同就由黃山簽訂,房子也登記在黃山名下。

然而新婚沒多久,黃山的陋習就暴露了。他酗酒、賭博,還經常對余莎動手。在分居三年后,2016年兩人離婚。法院判決房子歸黃山,他支付相應折價款給余莎。黃山自己沒有多少積蓄,找了幾個朋友東拼西湊,才把折價款付了。

對于毛杰提供的70萬元購房款,離婚判決并未涉及。毛杰原本想著自己出錢買房,女婿能善待女兒,可兩人卻鬧到這種地步。毛杰找到黃山,打算要回購房款。

誰知黃山非但不認賬,還差點對毛杰動手,毛杰報警。調解未果,警方建議到法院起訴。

與前女婿徹底鬧僵,毛杰又找到黃山的父親黃建國,讓他勸勸兒子。黃建國一直感謝毛杰自掏腰包為小夫妻買房,就同意了。可是他已經三個多月沒見到兒子了,讓毛杰別抱太大希望。

果然三天后,黃建國登門道歉,說兒子拒絕還錢,但他說兒子確實做的不對,當初多虧毛杰出錢,小兩口才能住上新房,兒子應當知道感恩,借的錢要如數奉還。當著毛杰的面,黃建國寫了一份證明,表示據他所知,兒子和前媳婦因購房于2013年3月向毛杰借款70萬元。

2017年6月,毛杰將余莎和黃山一起告到成都市高新區法院,要求兩人共同償還購房款79萬元。

毛杰向法官出示了黃山父親寫的書面證明,這算是證人證言。她還拿出了一張女兒在2013年3月打的借條,上面寫著:“余莎向毛杰借款70萬元用于購買婚房,等具備還款實力時償還。”借條上有余莎和毛杰兩人的簽名。

黃山卻說,他對這份借條一無所知,他確實收到了70萬元,但這筆錢是毛杰送給他們的。毛杰現在來要錢,真實目的是和余莎惡意串通,多分財產。

不過,法官認可了毛杰的說法,判決黃山和余莎共同償還房款70萬元。黃山不服,提出上訴,2018年6月成都市中院維持原判。

說法

打借條,可規避出資風險

在判決書中,法官寫了這樣一段話:父母沒有義務出資給子女買房,因為子女成家立業之時,已不屬于父母履行撫養義務的階段,相反還對父母負有贍養義務。父母提供購房款的行為,更多的是帶有暫時資助的性質。借條沒有明確約定還款時間,不代表無償贈與。

法官認為,雙方的借條以及黃山父親的書面證言,都能證明這筆錢不是贈與,而是借款。假設沒有黃山父親的證言,法官也會傾向于這筆錢是借款。

因為現實當中,一些老年人給孩子買婚房,可能拿出自己一輩子的積蓄,法官會考慮老年人的財產權益保護。

其實為避免糾紛,父母全額出資,然后把房子寫到自己孩子一方名下,是最有效的辦法。因為根據《婚姻法司法解釋(三)》,子女婚后,一方父母出資給子女買房,產權登記在出資人子女一人名下的,可視為只對子女一方的贈與,是子女的個人財產。

但現實中這種情況也許無法實現,那么父母就可以和兒子兒媳,或是女兒女婿寫借條。有時礙于情面,不方便讓兒媳或者女婿寫,父母完全可以和自己子女寫,無需讓兒媳或女婿知情。

另外,有效的證據也不一定是借條。還有一種更為便利的方法,即父母在轉賬時備注這筆錢是借款。法院是認可的。

  • 微笑
  • 流汗
  • 難過
  • 羨慕
  • 憤怒
  • 流淚
相關閱讀
0
北京幸运飞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