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婦聯聲音 來自工會

首頁 > 家庭 > 心理情場 > 正文

那些比奢侈品更“奢”的…… 

一些熱播劇中,女人奮斗的源動力就是買包,囤鞋,攢首飾,甚至剛畢業開始奮斗的女大學生會把奢侈品入門級包設置成電腦桌面。不可

關鍵詞: 奢侈品

愿你能從浮躁的世界中,找到屬于自己的快樂源泉,帶給你獨特的韻味和穩定的價值感。愿你追求的精神奢侈品能陪你每個波瀾不驚的日常,也能抵御世事無常的侵擾,隨時光升值,無懼年華老去。

QJ6802202047_副本


吳涓    深圳和易心理咨詢中心首席咨詢師

一些熱播劇中,女人奮斗的源動力就是買包,囤鞋,攢首飾,甚至剛畢業開始奮斗的女大學生會把奢侈品入門級包設置成電腦桌面。不可否認,奢侈品,算是對我們奮斗的一種獎賞,但奢侈品對每個女人的定義也是不同的。那些得之不易,真正愉悅我們身心的“奢侈品”,能讓我們確認奮斗的意義,鼓起前行的動力。因而,在人生的旅途中,我們需要時常審視自己的內心,確定自己最渴望的最貴重的奢侈品到底是什么?

追逐你的精神奢侈品

毫無疑問,奢侈品的設計感和品質感極具吸引力,但僅就這點還是無法解釋:奢侈品咋就那么貴呢?昂貴、稀缺、珍奇是奢侈品的關鍵詞,因此,奢侈品從來就不是以制作成本作為價值尺度,而是以特殊的附加值作為價格定位的。

奢侈品可以是財富、地位、階層、自信及成就的一種象征,用來設定社交距離、劃分“圈子”,一百年前“只有產自里海的才是正宗的魚子醬”這句話,區隔了極奢的沙俄貴族和追風法國人之間的距離,也成就了今天的裴卓仙魚子醬的神話。奢侈品也可是品位、格調、審美的表達:“你迷戀LV?我喜歡Celine,不好意思,我們不是一路人。”

時尚雜志說you are what you wear(你即你所衣),健康博主會說 you are what you eat(你即你所食),經濟學家會說you are what you buy(你即你所買)。

在消費主義盛行的今天,我們的任何生活指標都可以被物化。一個人的幸福或成功可以用房子、車子、票子,甚至包包、鞋子的價格來衡量。所以,心理學家弗洛姆在《占有還是存在》一書中說,“現代消費社會,可以用一個公式來表示:我=我所占有+我所消費的東西。”消費已成為現代商品過剩社會中最重要的占有形式。弗洛姆認為,消費這種“占有”的形式,猶如一種“吞食”行為,通過擁有了某個消費品,我們似乎相信這個物品的某些特質也就象征性地被我們所吸收,成為我們自身的一部分。

奢侈品確實具有超越其本身價值的屬性,加之“新品”“限量”這些咒語的加持,讓這些看似普通的日常用品更具某種超凡脫俗的魅力,成為了被人追逐的珍寶。

弗洛姆的理論可以解釋,為什么擁有奢侈品會讓我們產生一種感覺:獲此寶物,也就同時獲得了這個物品所象征的珍貴、稀缺、不凡的特質,繼而也獲得了從蕓蕓眾生中脫穎而出,免遭被平凡淹沒的力量。

但是,真的是這樣嗎?

事實是,在絕大多數人都解決了溫飽問題的今天,幸福感、滿足感、內心的平安……卻成了日漸稀缺的奢侈品。

梁漱溟先生在《這個世界會好嗎》中有一段話:人生面臨有三大問題,順序錯不得。先要解決人和物之間的問題,接下來要解決人和人之間的問題,最后人一定要解決人和自己內心之間的問題。

所以,無論你是朝九晚五的上班族,還是城市新中產,抑或已功成名就,坐擁膏粱錦繡,內心和自己的關系這個問題,終究都無法回避。

美國《華盛頓郵報》曾評選出的新時代十大奢侈品:生命的覺醒與開悟;有一顆自由、喜悅和充滿愛的心;有走遍天下去旅行的氣魄;有與大自然連接的能力;安定平和的睡眠;享受屬于自己的空間和時間的能力;擁有彼此深愛的靈魂伴侶;擁有真正懂你的人;身體健康,內心富有;能感染并點燃他人的希望。

在物欲橫流的時代,在物質主義盛行的美國,這十大奢侈品沒有一件是對物質的占有,全部都屬于精神層面的需要,你怎么看?

也許,我們可以試著把上面的問題反問一下自己:我擁有這樣的奢侈品嗎?

我是否能夠不依賴任何占有物品,不依賴某個人,僅僅從體會自身的存在感中獲得滿足和幸福感呢?

這是個思考,沒有標準答案或具體的解決方案,它可以是:開一家獨特的小店召喚自己的同類;獨自旅行,用雙腳去丈量世界;在草地上撒個小歡兒,找回單純無憂的童真;學一門手藝,讓自己的能力星球再大一號;做社會公益,在幫助他人中感受慈悲喜樂……

 

挎3萬的包包,仍挺不直腰桿

豆豆,26歲,奢侈品專柜高級銷售

上學的時候,身邊的人都說我挺聰明,就是對學習太不上心,否則能考上挺不錯的大學。但我當時不太懂事,對未來真的沒啥想法,就知道臭美,喜歡各種好看的衣服,經常偷穿我媽的衣服和鞋子,恨不得快點長大,可以隨心所欲地打扮自己。后來,糊里糊涂地上了一所很一般的大學,畢業時感覺還是啥也不會。

我閨密大學畢業后應聘到深圳,我倆高中同學,一起追過郭敬明的《小時代》。在我們的想象中,深圳就是一個可以無限接近女主豪華衣帽間、不同色系鉑金包的夢想之都。于是,我跟著閨密義無反顧地來到了大深圳。

和我不同,閨密是學霸,進的是五百強的公司,第一個月就給自己獎勵了一個GUCCI的錢包,說是為了激勵自己好好賺錢。而我每天面試,前前后后差不多一個多月才找到一個服裝店銷售的工作,環境還可以,關鍵是每天可以名正言順穿的美美噠,也算是夢想成真了,哈哈。

接著,我開掛的銷售生涯就開始了,可能我確實腦子不笨,反應夠機靈,加上嘴甜,第一年不僅加薪還升了店長。來深圳的第三個年頭,有一間獵頭公司挖我到某奢侈品店做高級銷售。

打著工作需要的幌子,當時,我把所有心思都放在研究奢侈品和包裝自己上,除了基本生活開銷,收入幾乎全用來買奢侈品,還有用不完的化妝品。預支工資、借錢搶新款限量,是常有的事。

那個時候,渾身的行頭就是我自信的來源。閨密早已被我甩出幾條街,最風光就是回老家的時候,在同學和長輩的眼里,我就是那種“學沒上好混得好”的典范。

但隨著自己慢慢成熟,我注意到生活中有這樣一類人,讓我的三觀開始動搖,我的自卑也開始隱隱作痛。這類人無論有錢沒錢,都自帶氣場,她們大多都能力很強。工作之外,她們并不會把錢和精力放在物質的堆疊上,而是放在其他可能一眼看不見的地方,比如進修、運動、旅行、公益……

她們完全不是活在別人的眼光里,真的是在為自己活。我感覺到她們由內至外散發的那種自信,但又不是那種自我中心的人。她們對周圍的人很和氣,謙遜有禮貌,心態也好,很少焦慮。

我也想過,是不是有了實力和能力,就一定有那種穿件白T都自帶光環的氣場?其實真不一定。

因為工作關系,我有機會到歐洲出差,我發現在法國大街上,這樣的女性更多。隨便背個帆布口袋就是時尚封面的范兒,完全不是靠用的東西有多矜貴,是一種獨一無二的美感。

我一度以為,等我有了漂亮衣服,名牌包包,講究的穿搭,在別人眼里,我就有了尊貴的氣質。我還記得剛去專柜應聘時,背著某寶上淘的盜版包包,心里七上八下的,后來,挎著三萬的包包,感覺自己腰桿都直了不少。但是,說實話這種感覺帶來的自我價值越來越不穩定,越來越讓我惶恐。

當我面對那些內心充實,可以真實袒露自己,充滿自信和滿足感的女人時,我就會感到有壓力,害怕暴露自己的虛弱。

我到底需要什么?才能感受到內心踏實的自信呢? 

對這個問題,我至今仍處于困惑中,但是,至少我意識到真正的自信必須是源自內心的。衣服、包包、化妝品可以修飾我的外表,卻遮不住我內心的空洞。

我需要面對自己的不足,積累閱歷和見識,不斷學習提升,充實自己。

我最近更新的奢侈品心愿單是:擁有自信和強大的心靈。

我知道追求這個一定不容易,但我不會再選擇逃避,不會再簡單地活在別人的成功標準里。我要嘗試尋覓和慢慢沉淀自己,讓自己更好、更優秀。

加油吧!趁我還年輕!

 

內心的澹靜自由最“奢”

Helen,34歲,金融企業行政助理

我認為一個人小到制定每周的日程計劃,大到規劃人生愿景,每一次的抉擇,都需要調用內心的力量才能完成。

讀大學的時候,我就喜歡一個人待著,看書、寫日記,就是去打飯、鍛煉也是獨來獨往。開始大家可能會覺得我挺孤僻的,但相處多了,其實發現我并不排斥社交,也挺開朗的。但只要是能主動選擇的,我還是喜歡獨自一個人,即使是現在,也是這樣。

獨處帶給我很多的樂趣。我愿意躺在草地上凝望天空的樹枝和樹枝間流變的云朵,看小鳥飛過,樹葉飄落在身旁的草地上,我能感覺到和世界是一體同在的,同時又了了分明。

現在的我,是一個每周工作排得滿滿的金融業藍領,因為要配合國外客戶的時差,經常要夜里爬起來收發郵件,處理工作。同時,我還是一個6歲孩子的媽媽,有時候軟糯的一聲“媽媽”能讓我瞬間精力滿格;但有時候,覺得即使長出三頭六臂來也難以應付熊孩子的挑戰和工作的壓力,經常陷入無力感中。

很長一段時間,“獨處”成了我難以企及的奢侈品、白日夢。我發現自己漸漸失去了內心的寧靜和感知周圍美好的能力,開始動不動就急火攻心,懟上司、吼下屬、罵老公、兇孩子。

后來,我重讀美國人比爾-波特寫的《空谷幽蘭》有這樣一段描寫:“有些人需要更多獨處的時間,獨處讓他們變得更加智慧、更為慈悲,我遇到的中國隱士,是我見過最幸福的、最和善的人。”他說在美國也有那種喜歡自己待著的人,但是因為一個人待久了,往往有點神經質,社交和語言功能會退化,總讓人覺得怪怪的。但那些身居深山老林的中國隱士,即便閉關多年,還是能夠保持清晰的思維和言語表達能力,而且更加智慧豁達,與人交流時的專注度和情感連接質量也非常高。

這讓我突然間有了一個新的領悟,其實,所謂“隱士”也許不一定就是特指那種不食人間煙火,漫游山林得道的仙人,而是指一種和自己、和別人都相處舒服的精神狀態。

記得大學的時候,特別喜歡馮友蘭先生的《中國哲學簡史》,那時覺得書里說的“內圣外王”都是圣人的境界,距離我等太遙遠。現在我發現:如果能對內調伏安放好自己的心靈,對外能在社會活動中駕馭自己的行為,那可以是一種很高級的活法!

在紛繁的城市罅隙里,找尋一切獨處的可能,成了我最想擁有的奢侈品。

后來,偶然在博客,遇見了林糊糊——一個把日子過成詩的女子。琴棋書畫詩酒花,她做的事情都是我特別想做的。年初,她的暄桐教室線上課招生,我盯著自己密不透風的日程表看了一會兒,硬著頭皮報了名。

一開課,我就開啟了摩羯座強迫癥模式,練的特別狠。中午在單位,開著小臺燈在水寫布上狂練。晚上把孩子哄睡后,再正式寫一個小時。

開始我還擔心,在原本忙亂不堪的生活里再添這么個不輕松的任務,但事實證明,寫字帶給我極大的平靜和愉悅。

當晚上不急不緩地寫好一篇字,抬頭看熟睡寶寶,會感覺到世界好安靜,從那一刻起,那個在草地上臥看漫天流云的女孩兒又回來了。

除了寫字,我還逐漸恢復了閱讀和寫日記的習慣。重拾內心的寧靜,讓我對自己的行為和想法都有了更敏銳的覺知,減少了很多因負面情緒帶來的能量消耗。

比起以前,我的工作量一點兒也沒減少,但心態和身體都好了許多,對孩子也更有耐心了,周圍的人都能感受到我的變化。

大隱隱于市,跟隨自己的內心,做自己喜歡的事,閉門既是深山,讀書隨處凈土,我的隱士夢就這么不期然的實現了。

  • 微笑
  • 流汗
  • 難過
  • 羨慕
  • 憤怒
  • 流淚
相關閱讀
0
北京幸运飞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