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婦聯聲音 來自工會

首頁 > 關注 > 正文

突破性別設限,收獲精彩無限

新時代給女性提供了更大的舞臺更多的機遇。讓我們汲取榜樣的力量,勇敢突破有形無形的性別偏見,和男性并肩擔當責任,不負時代,不負己心,貢獻社會,出彩人生。

關鍵詞: 女性 男女平等

策劃/本刊編輯部  執行/冰雪 王曉艷 蘇容

回顧婦女解放走過的路,正如國家主席習近平2015年9月27日在聯合國全球婦女峰會上的講話指出,“追求男女平等的事業是偉大的。縱觀歷史,沒有婦女解放和進步,就沒有人類解放和進步。為實現男女平等的崇高理想,人類走過了不平坦、不平凡的歷程。”在中國共產黨的領導下,中國婦女走上了平等和發展的道路。黨的十九大報告中進一步重申要“堅持男女平等基本國策”,護佑新時代新女性的成長與跨越。然而,踐行男女平等依然在路上,仍有深藏于集體潛意識中的性別刻板印象,隱性影響著人們的觀念和我們的內心,局限著我們求索的腳步。通過對幾位女科學家、青年女性的采訪,一項對“中國青年女科學家獎”獲得者的調查,以及性別研究專家的研究,我們發現,面對偏見,越來越多女性敢于用行動打破形形色色的刻板印象,走向成才,獲得成功,持續地成長……新時代給女性提供了更大的舞臺更多的機遇。讓我們汲取榜樣的力量,勇敢突破有形無形的性別偏見,和男性并肩擔當責任,不負時代,不負己心,貢獻社會,出彩人生。

QQ圖片20180322185842

成功,暢享高峰體驗 樂享人生精彩

文/王曉艷 蘇容 

不久前,浙江大學公共管理學院社會學系教授馮鋼的一條微博躥紅網絡,一時引發討論。馮教授在面試免考推薦研究生時發現“性別比例失調”,居然五個女生一個男生,而且前三名都是女生。于是,馮教授發微博感慨,大意是說女生占這么多讀研名額可惜了,她們大多數是“混個文憑準備就業”。

馮教授說女生讀完研究生卻較少走上科研道路。在與網友爭辯中,他甚至說“歷史證明學術界不是女生的地盤。”

無獨有偶,在第五屆“北大培文杯”全國青少年創意寫作大賽啟動儀式上,作為新語文教材的總主編,北京大學中文系教授溫儒敏說,新的語文教材更具有思辨性,擴展性更強,對“女生特別不利!”溫教授假設女生閱讀面窄,假設女生閱讀的都是小清新小勵志。這樣的言論,表面上是為女生擔憂,而實際上卻是對女性群體的一種否定。于是網上出現了“我是女生,我在讀……”的接龍,顯示出當今女中學生、大學生閱讀面的廣泛、深入,毫不遜色于男生。

高等教育中的性別比例是怎樣的現狀?本該具備先進性別意識的教授為何對女性有如此偏見?

據教育部官方網站統計顯示,我國高等教育中女性在校生占比已遠超人口性別比。以2016年為例,普通本專科在校生中,女性占52.53%;研究生在校生中,女性占50.64%,其中碩士生中女性占53.14%,博士生中女性占38.63%,博士生中女生所占比例較低,主要原因是這一年齡段正值女性最重要婚育年齡,報考人數相對較少。

由此可見,在性別比例上女生毫不遜色,但難道真如馮教授們所言,女生只為混文憑,而未來不適合在學術、科研領域一展風采嗎?

科研攀登,她們盡享登頂喜悅

日前,一項針對“中國青年女科學家獎”獲獎者的調查表明,在科學研究這一女性最容易被性別偏見框住而止步不前的領域中,一批年輕女科學家不以性別設限,在科研攀登中盡享登頂喜悅,在奮斗中收獲人生出彩。

2018年1月12日,由中華全國婦女聯合會、中國科學技術協會、中國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全國委員會和歐萊雅中國共同主辦的第十四屆“中國青年女科學家獎”揭曉。頒獎典禮上,獲獎的10位青年女科學家淡妝禮服,光彩照人。這樣的時尚麗人,卻在科學研究領域大展異彩,徹底顛覆傳統觀念中對科研女性的刻板印象。

“中國青年女科學家獎”是目前中國唯一旨在鼓勵和支持女性投身科學事業的國家級獎項,為女性在科研領域的貢獻和奮斗精神提供了一個全景式的展示平臺,已經連續評選14屆,先后124位青年女科學家獲此殊榮,涌現出謝毅、于吉紅、曹曉風和黃如等杰出女院士,于吉紅院士還當選黨的十九大代表。在2017年當選的三名中國科學院女院士中,陳化蘭、王小云院士都是該獎獲獎者,還有六位獲得了被稱為“女性諾貝爾獎”的“世界杰出女科學家成就獎”。她們在科技創新中的突出成績,引起了全社會的廣泛矚目,成為我國三千六百多萬女科技工作者的杰出代表,給予廣大青年女科技工作者和女性學子們以努力奮進的信心和勇氣。

對這百位“中國青年女科學獎”獲得者的調查,勾勒了一幅中國當代女科學家的畫像: 62%的被訪者因為“熱愛科學”投身科研,成為成就女科學家的動力和個性特征。80%被訪者對目前的科研成績比較滿意和非常滿意,大大超過中國科協2013年進行的第三屆全國科技工作者調查中科技工作者工作的總體滿意率54.9%。

被訪者認為獲“中國青年女科學獎”使得她們增強個人自信(85%)、獲得更高的社會評價(77%)、獲得廣泛的同行認可(71%)、獲得更多社會空間(51%)。30%的獲獎者取得了職務上的晉升,78%獲得了更多的學術獎勵和科研資源,平均每位獲獎者在獲獎后獲得了8.4次學術獎勵或榮譽。在個人職業發展上進入了快行道。

獲獎后,被訪者積極參與激勵青年女性投身科學的工作。77%的被訪者對女學生和團隊中的青年女科技工作者給予了特別關注和鼓勵。47%的被訪者參與過女科技工作者組織開展的相關活動。

QQ圖片20180322190040

周樹云認為選擇工作應取決于志趣而非性別

樂享人生,美妙風采改變刻板形象

這些獲獎女科學家不僅集中向社會展示了科技強國中女性的崛起與卓越能力,也讓人感受到科研的美妙和生活的美好。

被訪者的生活幸福感大大高于全國科技工作者的平均水平。98%感覺自己比較幸福或非常幸福。而第三屆全國科技工作者調查顯示,感覺生活很幸福或比較幸福的科技工作者占37.5%。

勇攀科學高峰之余,她們也相夫教子樂享人生。“自信”(45%),“熱愛生活”(41%),“樂觀”(14%),“興趣廣泛”(14%),“開朗”(9%),“執著”(9%)。通過這些自我描述的詞語,可以看到這一群體自信達觀的精神面貌,獨立、開放、執著等性格特點。她們科研中勤奮敬業,生活中豐富精彩,品格上謙虛友善。她們大多家庭幸福,82%的被訪者已婚,82.6%有子女;她們是成功的科學家,也是幸福的妻子、母親,更有辣妹、科研媽媽等自我角色認同。

她們在積極投入工作(平均每天工作11小時)的同時,業余愛好多姿多彩。被訪獲獎女科學家共提及了51種休閑方式,既有看電影、追劇、健身、閱讀、旅行、逛街等常見的休閑方式,也有潛水、天文攝影和認植物等個性愛好。其中運動、閱讀、音樂、旅行和做家務,是提及最多的放松方式。

她們是魅力女人,快樂科研,人生出彩,全然不是刻板印象中兩耳不聞窗外事,一心埋頭實驗室的科學怪咖。

QQ圖片20180322190201

做一名科學家,并不妨礙張妍擁有豐富多彩的生活

不回避女人天職 不放棄科學追求

群體特征,源自一個個個體。她們是被訪的百名“中國青年女科學獎”獲獎者中的一員。她們的故事就是“中國青年女科學家”的真實寫照。

第十三屆“中國青年女科學家獎”獲得者、清華大學物理系副教授周樹云,主導一個有十多位博士生的實驗室。她覺得,做科研選專業取決于志趣,而非性別。

2002年從清華物理系畢業,她去美國加州伯克利大學攻讀博士學位,并在伯克利國家實驗室以項目科學家身份工作了五年。其間,她在物理學界率先發現并研究了“石墨烯”這個二維材料中的“明星”,由于該物質有很高的電子遷移率,被認為有望替代硅作為新一代電子元件。周樹云也因此成為國際物理學界冉冉上升的新星。

在中組部“青年千人計劃”的召喚下,周樹云2012年回到母校清華大學,并很快晉升為副教授,成為中國物理學界最年輕的女科學家之一。

在清華大學讀本科時,周樹云班上的男女生比例是8︰1,作為女生她在物理系絕對“珍稀”。臨近畢業她想讀博,朋友驚惶地勸她,“別啊,那不成了非男非女的‘女博士’了!”社會輿論隱約地在給女性劃定著各種邊界。

后來申請到了更具挑戰性的機會——去美國伯克利大學讀博士,周樹云發現,在那里,根本沒人在意她的性別。有的研討會幾十位嘉賓只有她一位女性,一樣不覺得有什么“異樣”。她的導師就是一位自信滿滿、成績斐然又生活愜意的女性,給了她很棒的參考。“一個人選擇的工作道路跟性別有什么關系呢?不是應取決于性格和志趣么?”如果大家有更多的機會看到奮斗在科研一線的女性,“自然就習以為常,可能會消除女性在工作選擇上的顧慮。”

張研, 北京大學生命科學學院教授、第十四屆“中國青年女科學家獎”獲得者。“我覺得這個世界一定會因我而不同。每一個科學家向前推進一小步,成千上萬的科研工作者日積月累,就會產生改變世界的力量。”正是渴望成為一名改變世界的科學家的夢想,讓張研走上了科研之路。

本科畢業于北大心理學系后,張研遠赴加拿大,先后取得神經科學碩士和神經生物學博士,并選擇回到母校工作,帶回了阿爾茨海默氏癥相關的研究課題,自己籌建實驗室,進行更加深入的研究。

“中國青年女科學家獎”頒獎典禮上,張研的丈夫和女兒就坐在臺下,他們為她驕傲,為她鼓掌。

身為一名科學家,張研同時也是兩個孩子的母親,女兒7歲,兒子一歲半。她坦言在家庭的投入很多,“我覺得作為妻子和母親,家庭的責任是不可以推卸的。”女兒的學習基本都是她負責,“比如輔導功課,接送孩子上學、上輔導班。”雖然孩子還小,但這位科學家媽媽認為,孩子在低年級養成良好的學習習慣,會為以后的學習乃至整個人生打下很好的基礎。

做一位稱職的母親,不意味著一定會影響工作。張研做事效率很高,拒絕拖延,喜歡在第一時間把事情完成。在實驗室,她會關掉手機上所有的信息提醒,讓自己完全不受干擾,精力高度集中地面對工作。

性別,從來沒有成為張研工作中的障礙,她感受更多的是人們對女性科研工作者的包容與善意。對于有些人對女科學家的刻板印象,她認為“不值得在意”,“人們對不同的事物都會有不同的刻板印象,我知道的大多數科學家,無論男女,都是家庭與事業兼顧得很好的人。我并非特例。”

平等發展,機遇與挑戰并存

中國科協調研發現,隨著社會的進步和科技的發展,男女科研工作者在工作上的體力和心智差異已經基本消除,女性的性別特征在科技工作中的優勢越來越明顯。正如71%被訪獲獎者認為男女兩性具有同等的智力和科研能力,45%認同與過去相比,學術環境越來越有利于女性投身科學。

但是,她們也感到女性仍然面臨基于性別的困難和障礙。83%被訪者認為在科學領域,女性仍然要比男性付出更多努力和堅持;社會對女科技工作者過于強調她們的性別角色而非科學貢獻和職業精神(61%);特別是在高層次科學家、科技領軍人才隊伍中仍存在“高位缺席”現象,越往象牙塔的頂端,女性越少。

因此,如何針對女性科技工作者的生命周期與科研周期,以更有力的舉措,提供切實可行的、有針對性的政策和服務,需要更多更深入的探討。

讓男女平等基本國策深入人心,內化于心外化于行,求索的腳步永遠不能停歇。

上一頁 1 23下一頁
  • 微笑
  • 流汗
  • 難過
  • 羨慕
  • 憤怒
  • 流淚
相關閱讀
0
北京幸运飞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