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婦聯聲音 來自工會

首頁 > 生活 > 旅游 > 正文

雪山面前沒有柔弱和驕矜

對于登山家羅靜,比登上了多少座多么高的山更重要的是,她從軟弱的逃離走向頑強的攀爬,又從緊咬牙關的倔強走向舉重若輕的泰然,完成了自己身體和心靈的雙重蛻變。

關鍵詞: 羅靜 登頂 雪山

_MG_3871

羅靜:首位成功登頂喬戈里峰的華人女性

對于登山家羅靜,比登上了多少座多么高的山更重要的是,她從軟弱的逃離走向頑強的攀爬,又從緊咬牙關的倔強走向舉重若輕的泰然,完成了自己身體和心靈的雙重蛻變。文/藺妍

北京大雪后,路邊還有冰,和羅靜約見在一家咖啡廳。玫瑰色的防風衣襯得她雙頰晶瑩粉嫩,雙手暖暖地捧著一杯卡布奇諾,她剛做的湖藍色指甲在赭黃色的燈光下顯得雅致又俏皮。

瘦小的身材,輕松的笑容,讓人很難想象這一年,她兩次攀上高海拔雪山,一次遭遇雪崩與死神擦肩而過,兩周前剛剛從尼泊爾阿瑪達布朗峰歸來。

登山,打開世界的大門

羅靜很怕被定義為不負責任的“單親媽媽”,或是不顧死活的“冒險家”。此前的人生里,她覺得“自己只是個普通的小女人。”從華北電力大學計算機系畢業后就進入北京一家IT公司,從編程到檢驗,完美主義的羅靜深得領導賞識。生活也順風順水,結婚生子,本以為就此在都市小白領的道路上一直走下去。

2010年,婚姻發生轉折,羅靜帶著一歲的兒子重新開始生活,她將這個階段描述為“超越自己想象的低谷”。絕望中,她將地處北京三環的房子換至五環,用余下的房款開啟了登山活動。“最初只想找個地方發泄一下,”羅靜沒想到自己打開了另一個世界的大門,從海拔5000米的高山晉級到8000米的雪山,她只用了一年半的時間。

2012年,39歲的羅靜成功登頂海拔8463米的馬卡魯峰,成為首位登頂這座“殺人峰”的華人女性。帶著湘妹子的倔強,她在電視機前說,“為攀登雪山我失去了很多,白領的生活、漂亮的衣服、白皙的皮膚,”她舔了下因紫外線過曝而失色干裂的雙唇,“但我獲得了精神上的滿足,這才是我在意的。”

冰爆區、大裂縫、垂直90度的崖壁、平如鏡面的冰壁,雪崩、滑墜、失溫、雪盲、高反——在海拔7000米以上,舉手投足都沉重得像慢動作,穿好衣服走出帳篷就要花半小時,高反造成的嘔吐、腹瀉、失語甚至喪失思維能力以及器官衰竭,任何一個小小的疏忽都可能結束渺小的生命。

2015年夏,在布洛阿特峰(海拔8051米),羅靜經歷了人生最危險的雪崩,她在日記里寫到“我被雪裹著往下翻滾而去……感覺自己變成一片爛樹葉,輕薄無力,爛如沼澤里無人知曉的死魚……雪一會兒把我的嘴糊上,一會兒又有一點點空氣,胸前不時被巖石擠壓住,一下子又換成冰雪,胸前安全鎖的力量仿佛要拽斷胸椎。”一同攀登的巴基斯坦向導被雪崩沖走再無音信,另一日本登山者折斷了雙腳。

上一頁 1 23下一頁
  • 微笑
  • 流汗
  • 難過
  • 羨慕
  • 憤怒
  • 流淚
相關閱讀
0
北京幸运飞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