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婦聯聲音 來自工會

首頁 > 來自工會 > 正文

服務職場,關愛從心開始

2012年 5月,東莞市總工會組建了員工心理關愛服務團,并設立了兩個心靈驛站職工活動中心,成為廣東省首家“心靈驛站”建設示范點,免費為職工們開展專業的心理咨詢服務。

關鍵詞: 東莞市總工會

在企業帶領女員工開展興趣活動

 2010年,深圳富士康員工跳樓事件被廣泛關注,職工的心理健康也逐漸引起了社會和企業的重視。如何幫助職工緩解心理壓力,進行心理疏導,提高生活和工作的幸福感,成了東莞市總工會探索的方向,工會員工心理關愛服務團也應運而生。

幾年來,工會的社工和 50名專業的心理咨詢志愿者為職工解決家庭情感、親子教育、社交以及抑郁癥、狂躁癥等方面的心理問題,一對一地提供情緒支持與專業輔導,不少職工因此受益。

心理治療,走出從前的陰影

向東莞市總工會心靈驛站求助之前,許菲正處在人生的低谷,被沮喪和抑郁困擾,甚至產生了自殺傾向。當時她已經無法工作,只好向公司請假。但在家休息并未緩解緊張和壓力,孤獨感反而加劇了她的消極情緒。殘存的理智提醒她,再不想辦法改變,她的工作和生活將會陷入更大的困境。

因為在公司看過心靈驛站的宣傳,2014年春天,許菲來到工會,想找個心理咨詢師幫幫自己。接待她的李華照是工會優秀的志愿者,也是有豐富經驗的咨詢師。交談中,李華照了解了許菲的經歷,也發現了她心理問題的癥結。

許菲的家在江蘇的一個小鎮。上小學的時候,非常疼愛她的父親突然因病去世,許菲幾近崩潰,久久不能釋懷。母親獨自把姐弟三人帶大,日子過得非常艱辛。生活的壓力讓母親變得悲觀抱怨,情緒很容易波動,對孩子們常有打罵。許菲幼小的心靈自然受了不少傷害。

家里條件有限,又有三個孩子,一碗水端平并不是容易的事。許菲大學時有一次生病需要醫藥費,母親卻拿家里的錢給弟弟交了學費。這讓她覺得自己不受重視,對母親產生了怨恨,母女關系變得疏離,溝通上也產生了障礙。

童年陰影和家庭問題影響了許菲的性格,她內向、自卑,甚至有些偏執。大學畢業后許菲來到東莞,在一家公司做行政,交了男友,期待能有新的生活,可感情上的打擊卻將她推向了崩潰邊緣。

由于從小沒有父親陪伴,許菲一方面對男性的愛充滿渴望,另一方面又不會處理兩性關系。加之跟母親的問題,她總擔心自己不被重視,所以要求高,控制欲強,給男友的壓力也很大。

男友提出分手時,許菲曾經努力挽回,但這段感情還是沒能安然渡過危機。失戀之后,許菲鉆進了牛角尖,覺得母親不重視她、男友離開她,都是因為她自己不好。這種自我否定讓她產生了嚴重的心理壓力,陷入憂慮和抑郁不能自拔,幾乎夜夜失眠,屢次產生自殺的念頭。

這種狀態自然而然地影響到了許菲的工作。白天坐在辦公室,她總是無法進入工作狀態,做事頻頻出錯,甚至覺得活著都失去了意義,不得不請假休息。而如果持續下去,她未來的工作一定會受到更大的影響。感情失敗,工作再受挫,那將是怎樣的一種困境?

許菲不敢面對將來,希望李華照能幫助她走出陰影和傷害。所以,李華照細心聆聽她的傾訴,讓她發泄內心的抑郁情緒,然后通過家庭療法、催眠、認知療法等專業方法,幫她消除自殺念頭,發現并解決了藏在她內心深處的問題。

在多次咨詢中,李華照引導許菲認識到,她產生的各種消極情緒其實并不只是因為失戀受傷,而是將對父母的感情投射到了兩性關系里,以至于傷害被疊加擴大。而通過催眠治療,李華照發現,許菲在處理與母親的關系上有很多不足,那些不成功的經歷影響了她與別人的相處。因此解決問題的關鍵,就在于讓她放下對母親的抱怨和不滿。

接下去的治療中,李華照利用了電影工作室為許菲播放了《唐山大地震》,在看電影的同時對她進行情感疏導,通過影片所傳遞出的共通的經歷和情感,幫助她挖掘內心的深層感受,釋放被壓抑隱藏的情緒。

看到電影里的母親在廢墟前艱難地選擇救兒子,看到女兒三十二年的誤解和母親三十二年的自責,許菲在痛哭之后終于理解,她的媽媽其實并不是不重視她,而只是做出了當時條件下的最好選擇。她和媽媽之間不是沒有歡樂美好的記憶,只不過她都因誤解和傷害而忽略了,所以才對不好的經歷念念不忘。

明白這些后,許菲放下了多年的心理包袱,情緒逐漸平靜,工作和生活也恢復正常。而由于心里的隱痛被醫治,她現在輕松平和,狀態比從前更好了。 

談到心理服務對職工的幫助,李華照說,心理健康與工作、生活是相互促進的關系。有效的心理服務可以幫職工提高自身的素質和逆商,就是面對逆境時的反應方式和處理能力。個人情緒平穩、人際關系融洽、沖突少、配合好,工作自然就會順暢,工作效率也會提高。而讓員工以更好的狀態工作,其實就是在幫他們實現價值和權利。

危機干預,困境中帶來希望

東莞市總工會的員工心理服務采取工會干部、社工、心理咨詢師聯動的模式,除了心理咨詢,還進行危機干預。2014年 6月,社工梁開梅就處理了一起棘手的危機事件。

事件的主人公叫杜珍,為了供兒子上學、給公婆治病,多年前她離開甘肅老家,獨自南下打工。2014年 5月,杜珍的丈夫帶著兒子兵兵來東莞看她,在她上班的工廠附近租了一間房,盼望著一家人能夠團聚一段時間。

一天晚上,兵兵一個人出去買東西,回來的路上遇到了交通意外。由于肇事者逃逸,重傷的孩子在雨中躺了一夜,第二天早晨才被前來尋找的家人發現。

兵兵被緊急送往醫院,當天就做了手術,然后住進了重癥監護室。可手術費不低,重癥監護室的費用更是昂貴,三天就花去了四萬多元,用光了杜珍和丈夫的全部積蓄。

兵兵是獨生子,那段時間身體不好,辦了休學手續,跟爸爸來南方散心。沒想到,休假休養卻變成了生命垂危。面對處在危險邊緣的兒子,杜珍傷心不已。而醫院一邊下病危通知,一邊下催款通知,更是讓她焦灼不堪。為了救兒子,她去許多地方求助,希望能夠爭取到救助金,解決兒子的醫藥費。無奈四處奔波卻處處碰壁,畢竟任何部門都很難在短時間里直接拿出一筆錢給她。

2014年 6月 15日上午,走投無路的杜珍決定去東莞市總工會碰碰運氣,沒想到竟然就此柳暗花明。

當時兵兵已經在重癥監護室里住了一個星期,仍然沒有脫離生命危險。

杜珍和丈夫照顧孩子、到處籌錢,也已經精疲力盡。杜珍告訴梁開梅,救不了孩子,她和丈夫就等于失去了生活的希望。

心理學上講的“危機”,是指一個人的正常生活受到意外危險事件的破壞,進而產生身心混亂的狀態。梁開梅發現,突然出現的危機讓杜珍感到不知所措、焦慮不安,情緒也很不穩定,也意識到自己必須在非常有限的時間里,快速有效地解決她的困擾,才能幫她擺脫危機的影響。所以,在了解情況、安慰杜珍的同時,梁開梅決定“三管齊下”,向杜珍所在的工廠求助,申請工會救助,并且通過媒體向社會大眾求助。

杜珍起初只是到工會碰運氣,對工會和社工沒有足夠的信心,但梁開梅的真誠和認真打動了她,無助的她終于看到了希望,也產生了信任和依賴。

在梁開梅的反復溝通下,東莞電視臺的記者采訪了杜珍。報道一經播出,很多愛心人士就開始參與捐款,給了杜珍很大鼓勵。與此同時,梁開梅和杜珍一起去民政部門和她所在城區的工會申請了救助金,東莞市總工會也及時啟動了救助機制,一方面快速為杜珍發放醫療救助金,另一方面將杜珍納入困難職工檔案進行長效救助。而除了籌措醫藥費,梁開梅也陪杜珍到醫院,親自與主治醫生進行溝通,詳細了解兵兵的情況,緩解杜珍的心理壓力。

不到四天的時間,捐款和救助金就達到了五萬元,兵兵的醫藥費基本得到解決,杜珍的狀態也從焦灼趨向平穩,漸漸好轉。后來,杜珍在廣州讀大學的侄子聽聞表弟受傷,請假來到東莞。梁開梅不僅向他介紹了杜珍和兵兵的情況,還仔細告訴他該如何陪家人渡過難關。而多了親人在身邊,杜珍照顧兵兵更加從容,情緒也放松了許多。

在梁開梅的陪伴、引導和幫助下,杜珍一家順利渡過了危機,兵兵也康復起來。而幫助遭遇困難的職工走出危機事件的影響,化危機為轉機,并讓他們學會應對危機解決問題,正是工會心理服務和危機干預所要達到的目的之一。

  • 微笑
  • 流汗
  • 難過
  • 羨慕
  • 憤怒
  • 流淚
相關閱讀
0
北京幸运飞艇